首 頁 機構簡介 文創資訊 信息公告 政策法規 展會活動 創意空間 創意精品 行業矩陣 工作簡報
您當前的位置 :創意天堂 > 人才建設> 正文
藝考趨勢探析——文化產業越來越熱的背后是巨大的人才缺口
發布時間:2019-02-20
來源: 言之有范

現在正值各大高校的藝考,學校招考情況成了人們關注的熱點話題,“最難藝考年”的定義連年刷新:327:1,270:1,230:1……這是2018年幾所知名藝術院校的報錄比。據數據統計,有近7萬人報考了中央戲劇學院;近5萬人報考了中國傳媒大學,近6萬人報考了北京電影學院,遠遠超過了去年的人數。2018年教育部對藝考進行了改革,部分專業院校可以獨立設置錄取分數線的同時,加強對藝術理論的考核等等,這對于學生來說既是機遇也是挑戰,但絲毫沒有影響藝考的火爆。

一、大數據下的中國藝考

1.報考人數持續增加

從2019年藝考的報考人數整體來看,不論藝術類統考或校考的報考人次都有所增加。

據統計,北京電影學院2019年報考總人次達59059人次,同比增長31.02%,創歷史新高;中央戲劇學院計劃招生573人,但共有6.7萬多人次報考該校,比去年增長1.6萬多人次,為歷年報考人數之最,其中表演系的報錄比高達229:1;中國傳媒大學有近5萬人次報名藝考,人數再創新高,其中2.3萬多名考生進入復試,角逐793個招生名額;上海戲劇學院表演系招錄比達到了創歷史的193:1,今年,上戲擬招生484人,報考人數則高達45884人。

即便部分學校在今年出現了減少名額的情況,但從2018年與2019年院校的整體報錄比可以看出,2019年各校藝考競爭形勢均較去年更為嚴峻。

除校考之外,各省的統考人數有著一定的增加,從2017、2018年統考的報名人數來看,各省份統考報名人數均呈現上漲的趨勢。

藝考報考人數的增加一方面意味著競爭難度也有了較大程度的提升,但同時也反映出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藝考這場戰役。

2.熱門專業競爭激烈

除了學校整體報考難度較往年有所加大,各學校熱門專業的競爭也更為激烈。

2019年北京電影學院,表演專業計劃招生60人,報名人數達到10454人,專業報錄比達到174:1;而攝影系計劃招生18人,報考人數達3137人,報錄比同樣為174:1。

中央戲劇學院2019年表演系,計劃招生50人,共有11441人報名,報錄比達229:1;電影電視系計劃招生90人,報名人數高達19290人,報錄比達到215:1;廣播電視節目主持專業方向計劃招收25名學生,報錄比高達362:1;而話劇影視表演專業(北京班),計劃招生25人,報名人數10233人,報錄比更是高達453:1 。

2019年上海戲劇學院戲劇影視表演專業計劃招生40人,總報考人數7727人,報錄比達193:1;而播音與主持藝術專業招生計劃24人,總報名人數6468人,報錄比達269:1。

2019年中國傳媒大學表演專業計劃招生26人,報考人數達1萬人,報錄比達385:1;此外,播音與主持藝術專業計劃招生100人,報名人數1.8萬人,報錄比也達到了180:1。

二、藝考火爆的背后

1.藝術類人才的理論水平備受重視

長期以來藝考生的專業水平不斷受到社會質疑,很多反對學生參加藝考的家長老師認為,藝考往往占用了學生大量的學習時間進行專業課程培訓,這樣偏重于“術”而非“道”的模式使得藝術教育看起來更像理論基礎薄弱的“空中閣樓”。2018年12月,教育部下發《關于做好2019年普通高等學校部分特殊類型招生工作的通知》,發布2019年普通高等學校部分特殊類型招生基本要求。通知中提到,根據要求,省級招生考試機構應逐步提高藝術類各專業高考文化課成績錄取控制分數線。這意味著對于藝考生的文化素養有著更高的要求。

其中有這樣幾點深刻影響著藝術類考試招錄。

1. 有一部分藝術院校可以獨立設置藝術類的本科專業分數線。

高校根據自身情況決定錄取控制線,也就是高考實行了好幾年的學校自劃線。這樣的改革對于學生來說無疑是個嚴峻的挑戰,因為高校自劃線往往高于國家線,知名度越大、越熱門的學校和專業必然因為報考人數多導致分數線“水漲船高”,掌握了招生主動權的高校為了提升生源質量,必然會提升文化課程錄取線,因此對于藝術生來說,就要專業、理論兩手抓,兩手都要硬。


中國傳媒大學內參加考試的藝考生

2. 適當逐步提高藝術學理論類,戲劇與影視類有關本科專業高考文化課錄取控制分數線,2019年起中央部門高校的相關專業不得低于普通專業所在批次控制分數線。

這直接意味著藝術學理論類的高考文化可錄取控制分數線要提高。同時文件指出,有關于高校的藝術史,論戲劇影視文學等專業,若沒有藝術專業考核要求,可不組織專業考試協商,省級招生考試機構安排在普通類專業相應批次錄取并執行,相應的批次錄取規則。這樣一來,部分理論性很強的藝術專業將被逐漸邊緣化,甚至劃歸到普通類專業的錄取,可以看出,國家對于藝術專業設置改革力度之大,理論水平越來越受到重視。

落實到具體學校也有了相應的行動和舉措。今年,中國傳媒大學在原有語數英考試類別的基礎上,增加了文史哲考試類別。今年該校有約1.6萬名考生選擇參加文史哲的考試,占總報考人數約三分之一。


中國傳媒大學排隊候考的藝考生

中央戲劇學院也將繼續致力于提高考生文化綜合素質,預計戲劇影視美術設計專業、戲劇導演、演出制作等8個專業方向的錄取分數線提升。中央戲劇學院副院長徐永勝認為,“一個出色的藝術家,好的演員,好的行業從業者,他不僅在專業上強,同時也具有全面的綜合素質。”

此次翟天臨事件無疑加重了國家和社會對于藝術考生的專業文化水平的要求與審核,隨著藝術相關產業乃至于文化產業在經濟社會發展的作用越來越重要,國家對于藝術人才培養的定位也做出了相應的調整:不僅僅重視專業素質,文化素質也越來越受重視,要多角度發掘包括綜合文化素養在內的多種發展潛質,更好的適應社會對于藝術人才的需求。


中國傳媒大學藝考千人考場

2.藝術不是一個框,不能啥都往里裝

一方面是已成白日化競爭態勢的藝考報錄現實,一方面卻是熱門專業停止招生的信息,比如山東師范大學今年已停止了該校播音與主持專業的招生,要知道播音主持一直是該校的“爆款熱門專業”。播音與主持藝術自2006年9月開始招生,中間經歷了山東藝考最熱的階段。而今年,該校卻宣布自2019年起,該校播音與主持藝術、攝影、舞蹈學(健美操)、舞蹈學(體育舞蹈)、作曲與作曲技術理論專業暫停招生。

該校招辦主任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對此作出了解釋:“播音與主持專業招生雖然火爆,生源質量很高,但從人才培養的角度,如果以學校的實力不足以給予與他們的優秀程度相匹配的培養質量,就不應該耽誤他們。”

其實,不光山東師大如此,教育部公布了2018年我國大學撤銷專業的數量,高達426個,在撤銷專業的名單中,服裝與服飾設計、教育技術學、信息與計算科學、信息管理與信息系統、產品設計這5大專業的撤銷院校數量均在10所以上!

教育的目的很明顯是為社會培養相應的人才,因此,應市場之需對人才培養的類別進行調整。我們常常看見一些高校為了搶占生源,并不考慮學校本身的軟硬件條件和學生今后的就業狀況,看到什么專業熱門就盲目開設,這不僅僅是對教育資源的嚴重浪費,也是對學生的不負責任。

3.文化產業成熱點,新興專業陸續出現

藝術不再是傳統意義是上的“唱念做打”“播音主持”“琴藝舞美”,而是與不同的領域以及產業緊密聯系在一起。中國傳媒大學南廣學院和上海體育學院在傳統播音主持專業門類之下,設置了電競解說專業,希望通過高等院校教育來改變電競解說專業低門檻和主播素質良莠不齊的現狀。

影視后期也成為新招收的藝考專業之一,2019年北京電影學院影視技術專業本科班開始招生。電影發展今天已經和科學技術密不可分了,電影即是藝術,也是工作,而我國在電影技術長期落后于西方的背景下,終于要從人才這個根源之上解決問題了。當然,廣播電視、網站、視頻等傳統業態開始不斷隨著技術發展更新迭代,亦需要擁有專業知識的人才,這一方面正是嚴重制約文化產業、藝術產業快速發展的瓶頸之一。

結語

藝考最重要的是不忘初心,讓那些懷揣藝術夢想的人實現自己的理想。在當下的“藝考熱”背后,一方面對于藝術類高校的要求增強,一方面也要求考生更加理性地面對藝考,不要盲從地選擇藝考, 更全面地考慮今后的專業發展與就業前景。

幸运飞艇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