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機構簡介 文創資訊 信息公告 政策法規 展會活動 創意空間 創意精品 行業矩陣 工作簡報
您當前的位置 :創意天堂 > 文創之星> 正文
陸光正:雕出時代光華
發布時間:2019-04-29
來源: 浙江日報

他的百余件絲路主題東陽木雕曾驚艷國家博物館

木頭能講故事嗎?

在東陽木雕傳承人、“中國工藝美術大師”陸光正的手下,一塊普通的香樟木或者椴木,充滿著無限可能,正向我們娓娓道來——

先在紙上繪出圖形,再用刻刀細細雕琢,經過粗坯雕、細坯雕、修光、刻線……一塊木頭,可以重現氣勢恢宏、商賈云集的絲綢之路;還可以訴說蓮葉田田、樓房疊疊的農村新風……

在4月19日“第九屆中國(浙江)工藝美術精品博覽會”上,以東陽市“陸光正創作室”命名的展區備受矚目。觀眾們感嘆東陽木雕技藝的鬼斧神工,更欽佩這位七旬老人的孜孜不倦:盡管數月以來身體有恙,他仍堅持創新,用東陽木雕謳歌偉大的時代;同時傳承和發展技藝,讓家具、擺件融入尋常百姓的新生活。

一年挑戰

以刀為筆重現絲路

走進“陸光正創作室”的展位,一件件作品穿越時空,述說著他的家國情懷。

迎面,崇山峻嶺、古風悠然、艱險而瑰麗的《茶馬古道》,正是近期陸光正圍繞“一帶一路”倡議所創作的木雕作品之一。湊近欣賞,細節里別有洞天——古道上,馬蹄長年累月踩踏所形成的蹄印坑,仿佛能傳來歷史深處的馬嘶陣陣。

2017年初,陸光正做了一個令旁人看來異想天開的決定——要在中國國家博物館辦一場東陽木雕的展覽,主題是“一帶一路”倡議。

“東陽木雕曾經出口到歐洲,如今,國家提出‘一帶一路’倡議,我們雕琢歷史,希望東陽木雕能再次在國際上打響品牌。”說到選擇這一主題的初衷,陸光正至今仍心潮澎湃。在他看來,“一帶一路”倡議不僅是經濟貿易之路,也是文化之路,而藝術作品,正是打通民心的橋梁,他渴望用自己的作品來表達內心感懷。

確定了目標,古稀之年的陸光正向困難發起挑戰。他和徒弟們一起對史實“深挖細摳”:茶馬古道經過哪些省份,各地的自然環境特征如何,有哪些典型民俗風情……省工藝美術大師、陸光正徒弟盧江曉說,師父和團隊成員們花了近半年時間研究各類歷史資料,反復推敲,數易其稿,還邀請了專家進行論證、把關,在不斷打磨中,使設計圖主旨鮮明、細節生動、畫面優美。為了從紛繁的資料中抽絲剝繭出最經典的畫面,陸光正找來清華大學、中央美院、中國美院等高校的專家學者作為顧問。

“每次開完討論會,師父的案頭就會增添一堆資料。”省工藝美術大師、陸光正徒弟陳一中說,徒弟們曾表示可以“代勞”,卻被陸光正謝絕了,他希望自己把好舵,“我們有什么想法可以告訴師父,大家一起補充完善。”

一刀一斧如何雕琢出海水的動感?對雕技“吹毛求疵”的陸光正要求徒弟查清鄭和下西洋時的船隊數量和形貌后,再進行構思、討論、創作《鄭和下西洋》。

“師父要求我留意港口內的海水與出海后的海水形態異同,甚至細微到讓我根據船隊出海季節表現水的形態。”陳一中說,他翻閱了宋代畫家馬遠的《水圖》,揣摩12種水的姿態和意境,創新了水紋雕法。

經過一年的籌備,2017年底,“絲路華章——陸光正從藝60年東陽木雕大展”在中國國家博物館啟幕,展出了先后創作的近百件以絲綢之路為主題的木雕作品。

除了這些恢宏浩繁的經典場面,陸光正還創作了一批絲綢之路上的歷史人物,立體圓雕作品《張騫》《玄奘》《鑒真》……在陸光正的打磨中,跨越千年的歷史人物從絲路記憶中走來,綿延至今的絲路精神激蕩著大家的思緒。

“展覽雖以我的名字冠名,但成果并非自己獨有,而是體現了東陽木雕60年的發展。”回想起當時的場景,陸光正深情地說,文運與國運相牽,文脈和國脈連通,他期待木雕能在世界舞臺上講好中國故事。

廿載破題 多層疊雕天衣無縫

參觀中,許多觀眾驚嘆木雕,不僅僅是因為作品的厚重感,更因為這些作品的“分量”。

這些年來,陸光正不負眾望,完成了國家有關部門交辦的展現國家形象、體現中國精神的諸多重點作品和項目:香港回歸時浙江省政府的贈禮《航歸》、人民大會堂的《錦繡中華》、中國國家博物館的“楠木廳”裝飾、北京雁棲湖APEC會議中心的《燕京八景》、G20杭州峰會《中華20景》、進口博覽會上《錦繡中華》等作品,吸引了世界的目光,為東陽木雕在新時代注入了新的活力,也向世界展示東陽木雕藝術的魅力。

這樣巨大的木雕作品,從原木采集、藝術創作,再到運輸展陳都是麻煩事,怎么辦?

“我們把大幅作品劃分成若干個單元,每個單元采用獨立板材,采用的是‘多層疊雕’的創新工藝。”陸光正向記者解密說。

這一創新成果,陸光正苦思冥想了20余年。

1980年,陸光正所在的木雕總廠接下了新加坡董宮酒家的木雕裝飾工程,設計制作數塊長12米、寬1.2米的掛屏,陸光正本人親自擔綱設計制作,作品完成后反響非常好。但是工程完成后,出現了他最不愿看到的一幕——南洋的熱帶氣候使木雕條屏發生了開裂。

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董宮酒家只能取下這些作品,永久珍藏,陸光正對此深感愧疚。在隨后的幾件壁掛作品中,開裂、斷損問題不斷,有些裂縫大得可以塞進一只手指頭。當時業界紛傳:“東陽木雕只能作為‘雕蟲小技’。”東陽木雕的聲譽面臨著挑戰。

要解決這一難題談何容易,陸光正日思夜想,尋求突破。

2002年,有一天,陸光正看到工人們將一座屏風折疊起來準備裝箱出口,心頭為之一亮:要是將整幅大型作品分成若干個單元進行雕刻、組裝,是不是就可以讓難題迎刃而解呢?

經過一次次地探索、失敗、再探索,陸光正終于找到了解決途徑:根據內容在最初構圖時,將大幅作品劃分成若干個單元,每個單元采用獨立的板材,板材之間留有一定空間,防止熱脹冷縮,彼此既有工藝上的間隔,又有畫面的完美聯系,做到了“天衣無縫”。

正是陸光正發明的大型木雕拼裝工藝,開創了大型木雕壁畫的拼裝先河,使大型木雕開裂的歷史一去不復返。陸光正說,由于分組雕刻組裝,眾多雕工可以同時開工,大大縮短了工期;而且散件運到現場再組裝,解決了大型作品入門和運輸的困難;因為不受大小限制,還方便了取材,可以節約大量珍貴的木材資源。

“你看,現在的木雕畫面層次豐富,縱深感強,看上去就像一幅以刀為筆的工筆畫,達到了立體三維藝術效果。”以前,東陽木雕以平面浮雕見長,限于工具和視角,雕刻深度最多只能達80毫米,而運用多層疊雕的工藝后,少則二層,多則七層,深度超過300毫米。

此生心愿 悉心培育木雕新人

在這次的工藝美術精品博覽會上,陸光正徒弟們設計的一系列家具作品令人眼前一亮:傳統雕刻家具,古樸而典雅;新中式家具,呈現適應現代消費的創新;歐式家具,讓本土藝術走向世界……

木雕是紅木家具藝術中出彩的一個環節。“我正在把傳統木雕工藝與現代家居設計相結合,把東陽木雕推向更為廣闊的市場。”陸光正精準定位眼下東陽木雕的發展方向——“實用”,并把目光鎖定在年輕人身上,“我時常和年輕人說,完美的雕飾,就像是紅木家具的‘皮膚’,與生俱來,自然和諧。”

木雕藝術要發揚光大,市場和產品要適應社會要求,工匠也要注意創新,多元參與。在創作室里,時常能見到滿頭銀發的陸光正與年輕人一起研究木雕與玻璃、大理石等材料的創新融合,一有新奇的想法,便興奮的像個孩子,滿眼放光。

“東陽木雕發展到今天,已經不能簡單地滿足于擺一擺、掛一掛,而是要著眼于人們對品質生活的追求,盡可能多地走入尋常百姓家,更要跨出國門走向世界,對接國際市場需求。”在陸光正的引導下,徒弟們精心創作木雕作品,如今,一系列的創新家具、茶桌、咖啡臺、啤酒柜等遠銷海內外。

不久前,陸光正成立木雕藝術研究所,希望能有一批有天賦和愛好的年輕人進入這個行業,為行業注入新鮮血液。在他心中,老一輩留存下來的技藝運用于新時代,就需要年輕匠人創造出適合新時代,符合市場審美潮流的藝術表現形式。

“從藝60年來,師父從不計較個人得失,考慮的都是東陽木雕百花園如何萬紫千紅。”陸光正的徒弟們說,師傅總說自己是個“手藝人”,學了一輩子的木雕,做了一輩子的木雕,教了一輩子的木雕,至今仍不愿放慢腳步。

作為東陽木雕技藝的傳承人,陸光正始終覺得,傳統木雕藝術要發展,其人才培養是第一位的。所有雕刻技藝的傳承,依靠作品,更要依靠人。

他也是如此踐行的。他曾擔任了數十年的東陽木雕工藝美術學校校長,親自抓教學,現在這些學生已成為東陽木雕的技術骨干。東陽技校、市聾啞學校都開設了木雕專業班,培養木雕制作與設計人才,許多大師都擔任了木雕班的負責人,為東陽傳統工藝帶來源源不斷的活力。

目前,東陽木雕及木雕紅木家具已經成為東陽市支柱產業之一,已列為浙江省文化創意產業,年產值200億元,木雕從業人員有兩萬余人。可以說正是這種充足的人才儲備,促進了今天東陽木雕紅木家具的更大發展。

拿起刻刀雕刻木頭,是陸光正最珍惜的時光。他說,還有許多想做的事,“作為經典產業,東陽木雕在用創新擁抱市場,希望尋找到再次起跳的支點。”

幸运飞艇官网